社頂部落簡介

善用傳統生態知識 走出過度觀光的泡沫危機

作者:王相華(林業試驗所福山研究中心主任)

曾經殺雞取卵的觀光經濟 

於20年前被盜採之象牙樹贓物,現種植在林業試驗所恆春研究中心辦公室前方(陳可芳 拍攝)社頂村位於恆春半島南端,舊名龜仔角社,原本是一排灣族原住民部落,後來陸續有漢民族移入,為一排灣族與漢民族混居部落。早期主要靠農墾、捕漁、狩獵及採集為生,在長期與傳統領域土地互動下,累積了豐富的「傳統生態知識」(traditional ecological knowledge)。

林務局於1968年在部落旁設立「墾丁森林遊樂區」,帶來大量觀光人潮,居民為迎合大眾旅遊之需,多放棄原有的農墾生活,改行販賣商品,也經常運用其熟悉的傳統生態知識,大量採集、獵取山林的自然資源以販售謀利。例如:為迎合日本觀光客之需求,大量補捉「黃裳鳳蝶」,製作成標本販售;獵取「山羌」、補捉「食蛇龜」,交給山產店及特產店,導致山羌絕跡、常見的食蛇龜變成稀有種;盜採「象牙樹」,販賣給園藝商,致使此高位珊瑚礁森林的代表性樹種幾近消失。

曾經大量被捕捉販賣之黃裳鳳蝶 (謝桂楨 拍攝)1984年,墾丁國家公園的設立,帶動了南灣、船帆石等海濱景點及墾丁大街的興起,墾丁森林遊客區的遊客量由興盛期的每年100萬人次,降至現今的每年10多萬人次,原本專作遊客生意的店家、攤販,一家家倒閉或停業,社頂的經濟開始走向沒落一途,但同時飽受蹂躪的自然資源,也暫時得到喘息、修復的機會。

生態旅遊讓資源永續

為突破部落面臨之困境,社頂居民於閒暇時間開始聚集、討論如何規劃未來發展之方向,在熱心人士努力、奔走下,「社頂部落發展文化促進會」於2003年12月30正式成立。部落居民終於有一正式對外溝通協調、爭取資源的獨立組織。因社頂部落的傳統領域涵蓋社頂自然公園、高位珊瑚礁自然保留區、梅花鹿復育區、墾丁國家森林遊樂區等試驗林地及國有林班地,擁有豐富且具特色的自然資源,故協會以「生態旅遊」的推動為未來發展的主要方向,並開始對外爭取政府部門與學界之支持與輔導。

首先受邀溝通、參與的單位為林業試驗所恆春分所及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幾經協商努力後,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依據行政院版生態旅遊白皮書之生態旅遊發展原則與精神,於2005年選擇社頂部落及其周邊區域做為生態旅遊的試辦地,在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陳美惠教授的專業團隊的輔導下及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的協助下,先進行社頂周邊資源及景觀的調查,建立生物資料庫,接著社頂部落以在地「生態知識」之實踐與傳達為主軸,培訓解說員推動生態旅遊,並自發性的成立生態巡守隊,進行生態旅遊路線上的生態監測,促進了物種保育。

接著與林業試驗所合作,更進一步巡查至墾丁森林遊樂區範圍,有效降低盜伐等不法情事。幾年下來成效卓著,除生物資料庫提供了豐富的解說素材,成為圖文並茂的解說手冊外,部落也因參與生態巡守工作,更清楚生物習性,也更珍惜部落的自然資產,除此之外旅遊的收益也回有效回饋給部落,讓在地居民共享生態旅遊的益處。

生態旅遊自2006年起對外推廣,開放民眾自費參與生態旅遊行程,一開始僅有夜間生態體驗、日間生態探索、梅花鹿尋蹤及三條遊程路線,後林務局又開放毛柿林母樹區與社區合作試辦生態旅遊,而有毛柿林探秘路線。各路線廣受遊客好評,並陸續獲得屏東縣政府學習典範獎、行政院永續計畫行動獎第一名等殊榮,讓我們看到傳統知識不但可運用於自然保育、文化保存,亦可提昇在地經濟永續發展的新希望。

帶領生態旅遊之社區解說員 (社頂部落發展文化促進會 提供)

珍視傳統文化 找回部落價值

社頂部落在成功的轉化為生態旅遊示範地後,除與各在地單位合作推動自然生態保育,更進一步與專業團隊合作促進保育工作。

社頂部落發展文化促進會參與保育類動物食蛇龜收容、野放工作(社頂部落發展文化促進會 提供)2012年,林務局及中興大學研究團隊選擇食蛇龜以往大量分布的墾丁社頂地區,將200多隻經保育收容的食蛇龜交由墾管處及社頂部落發展文化促進會進行收容、野放,表示台灣主要保育主管機關對「社頂部落發展文化促進會」由傳統生態知識所發展出保育行動力充滿了信心,開創了公私部門基於互信,合作進行保育的良好範例,也為社頂部落生態旅遊的永續發展開創了新的里程碑。

在西方科技引進臺灣之初期,傳統在一般人的眼裡是落後的同義詞,原住民和鄉下人羞於公開討論自己的傳統、認同自身的文化,但誠如輔導社頂部落生態旅遊發展的陳美惠教授所說:「每一個部落都是一座活的博物館,居民應該以自己的文化為榮,找回自己的價值,讓外人欣賞這個文化」。

然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從社頂部落的案例可得知,「傳統生態知識」之運用猶如兩面刃,運用得當可以共創永續家園,運用不當恐造成生態浩劫。筆者有幸曾於社頂部落旁的林業試驗所恆春分所(後改名恆春研究中心)前後服務長達12年,親眼見證、參與了社頂部落居民所經歷的改變過程,目前以生態旅遊為主軸的發展方向的確獲得外界許多的掌聲,但並不表示沒有問題存在,尤其是在與生態旅遊「永續經營」相關的面向,例如內部參與、資源分配、落實保育等,將留待下週再行論述。